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章 死了三年的人

作品:生死诡书|作者:三外|分类:综合类型|更新:2020-09-16 16:17:20|下载:生死诡书TXT下载
  第一章 死了三年的人

  

  

  我叫周斌,是北京名牌大学毕业的高材生,现在是我们县城里前森木工厂做保安。

  

  我爸以死相逼,如果我不去上班的话,他就跳井自杀,为了孝道我屈服了。

  

  当得知我每个月的薪水是2000块钱的时候,我更加屈服了,要知道在九十年代,2000块钱的工资是一个不小的数目。

  

  保安室加上我总共两个人,还有一个是一70多岁的老头,他让我称呼他为李老汉。

  

  李老汉告诉我在这里上班没什么特别需要注意的,唯一要记住的一点就是晚上不能在厂里过夜,下了班之后赶快走。

  

  当保安的日子很清闲,每天就是陪着李老汉在保安室里聊天打屁,聊累了就躺那休息,也不需要去巡逻之类,反正就是清闲二字贯穿我的工作全部。

  

  我来这里上班没多久,李老汉就辞职离开了,据说是被他儿子接到城里去享福去了。

  

  李老汉突然一走,说实话我还真有点不适应,这老头时常跟我讲些稀奇古怪的事情,时不时的还从家里拿些老伴做的酱驴肉给我吃,那段时间我可算是饱了口福了。结果他这一走,我没的好东西吃了不说,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于是我便时常的跟工厂的工人聊天,哪怕是帮他们干点活也行,打发一下无聊的时间。

  

  可是那些工人都不爱搭理我,有时候我在哪里说了半天,他们愣是连个屁都不放一个。

  

  有些人不爱搭理我,但是有些人却拿我当宝,做棺材的李大胆就很愿意跟我亲近。

  

  我第一次没话找话跟李大胆聊天的时候,李大胆看了我一眼,嘻嘻笑道,“我是做寿材的,大家都觉得跟我说话不吉利,你不害怕么?”

  

  我当即就表示,“我可是熟读马列的共产主义者,不相信一切牛鬼蛇神封建迷信,跟你说句话我怕什么。”

  

  自此李大胆成了我在这个厂子里最好的朋友。反之他也一样。

  

  今天我在别的工友那边吃了白眼,心情十分郁闷的来找李大胆,见他在给一口棺材上漆,披头就是一句,“你说我又不是做棺材的,他们怎么那么反感我啊?每次跟他们一说话就给我白眼。”

  

  我向李大胆发着牢骚,他把手里的活停了,递给了我一支烟,说道,“可能他们是嫉妒你吧!”

  

  “嫉妒我什么?”

  

  “嫉妒你什么都不用干,每个月的工资是他们的三四倍。”

  

  听李大胆说完之后我恍然大悟,好像是这个道理,他们累死累活的干一个月才四百块钱工资,我成天啥事儿不干就能拿两千,换谁都会有些心里不平衡。

  

  我笑着拍了拍李大胆的肩膀,“嘿嘿……幸好你不是那种有嫉妒心的人,我有你一个人陪我聊天就行了,我也没那么闷。”

  

  李大胆扔了烟头,“我也没那么多时间陪你聊天,厂子让我抓紧赶一口棺材出来,今天晚上必须赶出来,急着用。”

  

  李大胆又忙活他的活儿去了,反正我待着也无聊,就在他旁边打着下手,有一句每一句的跟他闲聊着,只要不耽误他干活就行。

  

  “大胆哥,这口棺材是给谁用的啊?这么大气。”

  

  平常我也见过李大胆做棺材,但是今天这个棺材跟以往的不同,棺材的周身雕刻着五条龙活灵活现,棺材盖子上趴着龙头,二者合一正是一幅完美的五龙盘山。

  

  订做这样一口棺材肯定价值不菲,比普通的棺材贵上几倍都不止,我实在想不起我们这个小县城谁会花这么大的手笔。

  

  李大胆想都没想的就回答道,“没谁,就是咱们工厂以前的老员工李老汉,给他准备的。”

  

  什么?一听到死的是李老汉我十分震惊,前两天见他还好好的,身子骨十分硬朗,怎么跟子女到大城市去享福没几天就死了呢?

  

  “李老汉?不可能吧,他好端端的怎么会死了呢?”

  

  李大胆白了我一眼,“什么叫好端端的,你认识他么?都死了两三年了。”

  

  听到这里我的脑袋瞬间就炸开了,激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李老汉已经死了那么长时间了么,那前几天一直跟我在一起的又是谁?

  

  转而一想又不对,事情有些不合理啊,哪有人都死了两三年了这个时候才做棺材的。肯定是这个李大胆在故意逗我。

  

  李大胆紧赶慢赶,终于在下班时间把活给赶出来了,我们合力把棺材抬上了车,他说道,“谢了兄弟,今天帮了我不少忙,我先把棺材给人送过去,你等我一会回来,我请你喝酒。”

  

  我这人平时没事爱喝点酒,听他这么一说我的酒瘾就犯了,“那行,你快点回来,我在保安室等你。”

  

  李大胆开车送货去了,我一个人百无聊赖的坐在保安室等他回来,期间由于太无聊,便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我也不知道睡了多久,被外面一阵乒乒乓乓么声音给吵醒了,我以为是工厂进了贼,便拿着手电筒出来看看是谁这么不长眼,敢到这来偷东西。

  

  我刚一打开门,就看到李老汉站在外面,满脸的怒气,照着我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骂,“你个小兔崽子,我不是告诉过你天黑之前一定要离开工厂么,你怎么还在这,滚!快给我滚回家去。”

  

  我不知道李老汉为什么突然出现在这里,但我对他有足够的信任,老实回答着,“我等李大胆回来请我喝酒,我就在保安室里一直待着那都没去。”

  

  我一直有一个疑惑,那就是为什么李老汉让我晚上一定要离开厂子,后来我想明白了,可能是怕厂子里晚上丢了什么东西我解释不清楚,故而我跟李老汉说话的时候着重强调了一下我就在保安室待着那都没去。

  

  李老汉突然一脸震惊的看着我,“你说谁?李大胆?是北院做棺材的那个李大胆么?”

  

  我点了点头,“就是他。”

  

  “快走,你现在赶紧回家,路上不管谁叫你都不许回头,否则你命就没了。”

  

  今天李老汉是怎么了,神神叨叨的,“为什么啊?我还等着他请我喝酒呢!”

  

  李老汉颇有恨铁不成钢的意思,焦急道,“傻孩子,那个李大胆已经死了三年了,你还要跟他喝酒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