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章 直播玩笔仙?

作品:诡妻|作者:星空在上|分类:综合类型|更新:2020-09-16 16:17:18|下载:诡妻TXT下载
  第1章 直播玩笔仙?

  

  

  在我们村子里有一个禁忌之地,那就是塔山,那里有一座石塔,在村子里只能看到那塔尖,听老人们说,那塔叫死人塔,镇压着无数亡魂,千万不能接近,去了那里就会被脏东西迷了!

  

  而今天,我和小锋一起爬上了这座山。

  

  不是我和小锋无聊,或者没事干找刺激,我们是过来的赚钱的,这件事情的起源还要从几天前说起。

  

  小锋是我的发小,三天前中午,小锋急急忙忙跑过来,兴奋告诉我,可以赚一笔大钱。

  

  他说把村里后山死人塔的事情,告诉了主播,那主播很有兴趣,给他回复,说如果死人塔真的恐怖,他愿意过来做一场直播,让我们两陪他一起去,会给我们一笔不菲的佣金。

  

  说实话,塔山内的死人塔可是村子里的禁忌。

  

  老人们再三告诫总有道理,常言道,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可当小锋告诉我,那主播给我们的佣金数目时,我沉默了,那可是我好几个月的工资。

  

  咬了咬牙,为了赚钱,还管什么禁忌不禁忌,拼了!

  

  我和小锋请假回家,那主播也很快来了我们村子,跟他来的还有他的一个伙伴和他的女朋友。

  

  我瞒着家里说是县城的朋友,给他们整理出房间,他们也就住下了。

  

  主播叫小志,有些傲慢,不怎么好说话,不过他的助手陈明比较善谈,跟我们谈好最后价格后,在他们到来的第二个晚上,我们瞒着父母带着他们上了山!

  

  一路过来,山林茂盛,杂草丛生,山林静谧,夜风徐徐,给这无人来的大山添加了恐怖色彩。

  

  这会儿,小志拿着手机,走在前面,我们拿着手电筒给他照明,他口中不断说着话,调节着直播间的人气,直播间人气上升的时候,小志显得有些亢奋,声音也大了许多,在这静谧的山林间回荡。

  

  我心里是害怕的,拿着手电,跟在小锋边上,不时照看四周,心里莫名的不安。

  

  不知不觉,我们已经看到了月光下那矗立的高塔,诡异的是,高塔底下周围空荡荡的,连树叶都没有,干干净净,跟来时山路完全不同,好像有人一直在打扫一般,临近时,我心里那股不安之感,越来越重。

  

  拉了拉前面同样紧张的小锋,嘀咕道:“你跟小志说说,我感觉有点不对头,别再靠近了……”

  

  刚说到这的时候,前面的小志忽然大笑,然后回头看向我们道:“快点到塔的底部边上去,有三个土豪进来了,然后你们帮忙点白蜡烛,咱们晚上要在这里玩笔仙!”

  

  “什么?”

  

  我愣住了,这来的时候,他可没说过啊!

  

  见我这个反应,小志对着陈明招招手,陈明似乎知道一般,拉着我到边上小声开口道:“你放心,今晚之后,除去给你们佣金外,我们还可以从今晚打赏里面再给你们两成的钱,别小看这两成,小锋经常看小志直播,他大概能知道小志一晚上赚多少,这才刚开始,要是玩上笔仙,更会刺激那些土豪的,我可以保证,这两成弄不好够你们干一年的活了!”

  

  我有点不信地看向小锋,他对我点了点头。

  

  粗略一算,我咽了咽喉咙,如果真跟他说的那样,弄不好这两成都够我和小锋在县城做点小生意的了。

  

  看着前方高耸的石塔,对金钱的欲望战胜了恐惧,答应下来后,陈明就让我们去塔底边上摆放蜡烛点上。

  

  按照陈明的要求,我们绕着塔的一面摆放蜡烛点上,我都不敢去看那塔的样子。

  

  小时候在村里,只能看到塔尖,那时候很好奇,想看看这石塔到底是什么模样,可现在,我很怕,因为这会儿,我总感觉塔里有什么东西在盯着我看。

  

  好不容易将蜡烛摆好点上后,那小志摄像机对准了我们,迈步向前到了我边上,然后拍了拍我肩膀道:“那塔底下是不是有什么东西啊!”

  

  我听他这么一说,将灯光汇聚在塔底,石塔下有一空洞处,看起来像是门户,但特别的矮小,这会儿那里摆放着什么东西,被什么盖着!

  

  我见状开口:“咱们还是别动这里的东西了!”

  

  刚说完,小志突然大笑出声:“多谢火箭哥的1314,按照您的要求,我让这位兄弟去拿里面的东西,您可别食言,十组1314哦,其他老铁们也加把劲啊,我们是拿命给你们直播!”

  

  下一秒,小志指了指我,示意我过去,我站在原地没动,他眉头一皱,这会儿蜡烛火光跳动,周围明亮,边上小锋见状起身道:“我过去吧!”

  

  “就让他去!”

  

  小志指着我,我有点生气,但想想那笔钱还是忍了下来,毕竟现在打赏越多,我们的钱也就越多了!

  

  咬了咬牙看向那塔底小门,我心中害怕,但还是硬着头皮靠近,仔细看,才发现那盖着的是一块红布,下面似乎是什么固状物。

  

  闭上眼睛,小心将红布拿下,刚抓住红布,一阵风吹过,我人一个激灵,因为那一霎那,我竟然感觉有人在我耳边吹风!

  

  人一个哆嗦,睁开眼睛看去,就见塔底有一灵位牌,吓的我人直接摊地,大喊了一句:“妈呀,是灵位!”

  

  刚说完,小志快步上前,镜头对准灵位,对着手机微笑道:“老铁们,是个灵位,至于这盖的东西,我看看!”

  

  说着话,他从我手里拿过红布,在镜头前晃了晃,然后又把红布递还给我,开口道:“先放回去,我给你拍一个特写!”

  

  “你,你疯了吧,这是灵位,举头三尺有神明!”

  

  我再也忍不住了,因为在乡下,大家对于亡灵是十分尊重的,刚才的做法,已经让我很害怕了,这会儿还要拍什么特写!

  

  见我怒吼,小志明显一愣,微笑道:“哥们,咱们拿出来了,总得放回去,这才叫尊重呢,别忘记了,两成!”

  

  我听到话,喘着粗气,咬牙忍了下来,不过他说的也对,东西得放回去。

  

  身子颤抖,拿着红布,我小心翼翼将红布盖了回去,而小志的镜头一直对着我,等放好之后确认没事,我快速就往小锋那里走。

  

  心里这会儿很怕,看着那边依旧亢奋的小志,对着小锋低声道:“这家伙疯了,咱们,咱们走吧!”

  

  “现在走,不是前功尽弃了,再忍忍,等玩完笔仙,就完事了,你不是一直想开家洗车修车店么,这笔钱应该够了!”

  

  小锋说的是实话,我和他都是职高毕业,学的汽修,一直想开家店,而且这个也赚钱,奈何家里穷没钱,到工厂上班,就是为了攒钱开店!

  

  想到这里,我平复了一下心情,没有再多话。

  

  随后,小锋安慰了我几句,我们继续点蜡烛,等所有蜡烛点好后,陈明找了一个空地,摆放上了一张画好的纸,然后招呼我们几个人坐下。

  

  我不想玩,小志这次倒是没为难我,拿着手机道:“老铁们,别说我不给力啊,我将手机放在支架上拍,我的助手明哥和你们沟通,打赏不要断,情节更激烈,安排!”

  

  说着,他将手机放在了陈明弄好的支架上,对准好位置后,他拉上跟他来的女子对坐,我和小锋则站在边上看着。

  

  就见小志和女子双手交叉握住了铅笔,然后小志问女子准备好没,女子点头后,他目光变的严肃,盯着铅笔开口道:“前世前世我是你的今生,若是与我续缘,请在纸上画圈!”

  

  我听着话,问陈明这是什么意思,他示意我别说话,那边小志和他的女友不断默念这一句。

  

  下一秒,他们的手忽然动了,在纸上转起了圈,陈明见状立马对着手机喊道:“老铁们,看到了么,看到了么,为请来的笔仙,打赏走一波!”

  

  我听到话,再看小志和他女友,就见小志嘴角挂着微笑,一看就知道是假的,那动作缓慢,显然是跟他女友配合好的。

  

  随即,小志开口:“你是来了么!”

  

  话落下,他们的手握着笔往纸上一个方向移动,可就在这个时候,他们忽然又挪移了回去,并且快速画圈,跟刚才画圈的情形完全不同,我还没回神的时候,小志瞪眼看向他女友。

  

  “你干什么,快停下!”

  

  “不是我,我停不下来!”

  

  一语落下,我感觉不对劲,因为他们说话的时候,手还在不断的画圈,小锋也看出异常,拉住了我的手往后退,再看小志的脸,他整个人脸色都变了,变得异常恐怖。

  

  “有鬼啊!”

  

  小锋显然也是怕的,只是为了钱不得不待下去,他拉着我就跑。

  

  一路狂奔,我和小锋绝对爆发了惊人的潜力,直接跑出了山谷,身后陈明紧随,也不管小志他们了。

  

  足足跑了有十几分钟,眼看快到山下的时候,我们才停了下来,挨着树木,我喘着粗气,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足足十几秒后,我缓过了神,看了看身后,问陈明小志和他女友怎么办,陈明这时候才反应过来,说要回去找,我立马表态说我不可能回去了。

  

  陈明顿时道:“不回去,直播的钱,你们就别想要!”

  

  “我们做了该做的了!”

  

  我咬牙回应,陈明反驳:“那是你们帮我们做好了事情才行,现在事情才到一半呢!”

  

  “你们这么玩,不出事才怪,钱我们不要了,要找,你自己回去找,小锋,我们走!”

  

  我这一下是真怕了,刚才那情况不可能有假,本来对死人塔这个地方就怕,硬着头皮去的。

  

  这小志作死,去了之后还玩笔仙,虽然没见过脏东西,可在村里长大的我,没少听老人说一些故事,举头三尺有神灵,鬼神不可冒犯,我可不想陪着出事,命总比钱重要。

  

  说着,我拉小锋就要走,可小锋没动,看着我道:“忙活了半天,总要有收获,我和陈明回去找小志他们,你先回村子,叫上发小,大家一起来找我们,人多,就算真有鬼也不怕,再说了,他们是我们带来的,真出事了,我们也得负责!”

  

  小锋这么说,我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反驳,现在也只能这样了。

  

  转身下山,他和陈明拿着手电回去,这会儿,四处无人,经过山前的田地时,一阵冷风吹过,依稀间,听到了有人在哼歌!

  

  “红布头,盖新娘,掀了盖头入洞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