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锲子 1997年秋 帝都

作品:传奇1997|作者:狂花非叶|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2-16 19:46:32|下载:传奇1997TXT下载
  最新网址:mianhuatang

  隋波站在火车车门的走廊中,默默的看着窗外的景色从一片荒野,渐渐出现楼宇、街道、天桥、车辆,人群……

  轰隆轰隆的车轮声中,这辆从西北小城出发,经过了两天时间,横跨大半个北中国的列车,终于驶入了帝都的西客站。

  隋波一回想起这两天一夜晃晃悠悠的硬座生涯,就有种不堪回首的感觉……

  看着似熟悉,又带着久违的年代感的车站,隋波长长的吁了口气。

  帝都,我回来了……。

  隋波从未想过,有一天,他会再次以一个18岁大学生的身份,在1997这个略显梦幻的年代,重回帝都。

  要知道,他本已疾病缠身,早就离开奋斗了二十多年的帝都,在2020年,隐居在南方的某个小城,静待残生逝去。

  可命运似乎给了他一次机会,在某个病痛纠缠的夜晚,他昏昏睡去,一觉醒来,却发现自己出现在了故乡的家中。

  而时间,也从2020年,变成了1997年,他重新回到了高中毕业之后的假期。

  大学通知书,已经寄到了家中。

  如他之前的人生一样,帝都大学法律学系97级经济法专业。

  对于重新上一遍大学,隋波倒无所谓。

  他的性格有些像名字,随遇而安,随波逐流,之前的人生历程,基本上也是随着时代的大势浮沉,在风口时风光无限,低落潦倒也曾有过。

  他并没有重活一次,要在大学中一改当年的闲散作风,变身学霸,抓住机遇拼命学习来改变命运的冲动。

  反倒是想起那些曾经在大学中相遇,而后散落各地的人们,他心中才泛起丝丝激动。

  人到中年之后,愈发感悟到时间的残忍。

  时光是一列单程列车,一旦过去,永不回头。

  回忆曾经的年少轻狂,肆意纵横,仿佛有着无数的希望与未来,也曾和那些人们憧憬自己的未来,将会辉煌无限,那时的自己,壮志满怀,似乎浑身都发着光,那是青春的色彩,绚烂而夺目。

  而后,就是在时光和现实的磨砺下,渐渐明白,自己并不是天命之子,不过只是芸芸众生中的一员,一样会经历挫折,一样会在社会中撞的头破血流后,才学会生存的能力。

  而那些曾一起经历青春岁月的人们,也不知在何时,茫然无知中,就已见过了彼此人生的最后一面,散落天涯。

  他很想看看现在的他们(她们),或许,再次看到青春年少的这些人们,作为他曾经人生某个阶段的印记,可以让他重新感受到这个年纪,这个时代的味道。

  1997年,90年代末,18岁时的味道。

  ………………

  走出车站,按着入学通知上的指引,隋波来到了停靠在公交车枢纽处,单辟出一条通道的大学校车接送处。

  这个年代大学才刚刚有扩招的迹象,每年9月的大学新生入学还是挺受重视的,毕竟千军万马过独木桥,也算是天之骄子。

  一眼看到停在最前面大巴车前挡玻璃上贴着的帝都大学字样,隋波走过去,车门处站着一个扎着马尾辫的女生,已经热情的迎上来:“同学你好!你是帝都大学报到的新生吗?哪个系的?”

  隋波看着她有点眼熟,但毕竟已经过去了二十多年,也记不起是谁了,笑笑道:“法律学系。”

  这个学姐“哦”了一声,显然隋波并不是她期待的自己专业的学弟,不过,她依然笑容满面的道:“同学,上车吧,这趟车快满了,一会就走。对了,我要看一下你的录取通知书……”

  隋波知道一般这种来接站的学生,都是校学生会或者院系学生会的干事,也就是大二左右,帝都大学上万学生,不可能谁都认识,也没有结交的心思,淡淡笑着将录取通知书递给她确认后,上了车,随意找了个后排靠窗的位置坐下。

  火车进站时已经是下午6点多,出站又耽误了点时间,虽然初秋日长,此时窗外天色也已渐有霭色。

  这种帝都傍晚时分所特有的苍茫天色,总会令隋波心生慨意,总感觉这种天色中,满满都是帝都的人间烟火气与历史沧桑感相混杂而生的萧萧氛围。

  不知觉间,车里人坐满了,来自全国各地的新生们或兴奋,或彷徨,有些外向的人已经开始和坐在左右的人叽叽喳喳的交谈起来,这些刚刚从高考中脱颖而出,实现了高中时的梦想,考入帝都大学的天之骄子们,正是感觉自己达到人生巅峰的顾盼叱咤。

  隋波没有加入这些兴奋的年轻人中间,他默默的看着窗外,眼前熟悉的地点景色一一掠过。每一个场景,都能令他回忆起之前那个人生中,他在这座城市中奋斗的点点滴滴。

  无论那些岁月中,他是成功还是失败,拥有什么,又失去了什么……,正是那些经历,才组成了曾经的隋波,那就是他的整个人生。

  他忽然很想问自己,是否做好了将这段岁月,重新经历一次的准备?

  又或者,这一次,将会是一段完全不同的全新人生?

  1997-2020,这曾经失去,却又重新拥有的二十三年,将会是怎么样的?

  想到这里,隋波竟然有点微微的颤栗感,他有种莫名的感觉,某个伟大的存在不会毫无理由的将他就这样一脚踹入时光长河中,让他逆流而上,仅仅是幸运的重生。

  当然,也可能是上帝随意掷骰子,这十几亿分之一的机会,就这么巧被他撞上了!

  尽管隋波的心态经过了一段时间的平复,现在已经能够平淡的对待自己重生的这件事,但每每想到重生本身,总会有种命运神秘莫测的玄学感。

  这让他对本来笃定熟悉的未来,又会产生无尽的疑惑和迷茫。

  自己的乱入,会改变之前那段人生吧,甚至,可能会改变这个世界?

  谁知道呢?

  终于,在暮色降临的一刻,大巴车驶入了帝都大学的西南校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