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1、第 1 章

作品:攻略男神翻车日常|作者:渐却呀|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2-23 18:59:53|下载:攻略男神翻车日常TXT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讲台上的语文老师讲的唾沫横飞,顾炀正在座位上发呆。

  他摊开左手手心,盯着手心里仿佛黑科技一般漂浮的小书唉声叹气。

  这是顾炀穿越到《凡渊》这本书中世界的第二天,他依旧处在懵逼之中。

  《凡渊》是一本青春校园小说,男主樊渊因初中一些特殊经历导致他内在无情又冷漠,却一直伪装成彬彬有礼的三好学生,博得了一众老师、同学们的爱戴,更有无数女生对他趋之若狂,但樊渊早就对感情厌恶透顶,直到小说结尾也是独自一人。

  顾炀爱惨了这本小说,因为他喜欢这本书的男主樊渊。

  在上帝视角看书的顾炀很心疼樊渊,他知道樊渊并非生来如此。

  顾炀回忆着书中的剧情,忍不住侧头偷看。

  此时樊渊就坐在他的左手边靠窗的位置,两个人的桌子之间只隔着半米的距离。

  他来到了书里,樊渊变成了活生生的人。

  樊渊手里握着笔,指骨修长、指甲修剪的干净整齐,他正看着黑板认真听课,似乎对顾炀的偷看毫无察觉。

  顾炀又看了两眼,偷偷收回视线低下头,看着左手手心摊开的小书犯愁。

  能够在书中世界复活他很高兴,但这复活并非没有代价。

  这本书给了他个任务:攻略樊渊。

  顾炀往下看,下面记录着樊渊对他的好感度,鲜红的-20正昭示着它的存在。

  顾炀又叹了口气,谁让他穿越的身份是书中的小反派呢?

  《凡渊》一书中的反派不多,毕竟是一本青春校园小说,反派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

  而顾炀,就是其中一个。

  当时看书的时候,要不是因为他太喜欢男主樊渊,早就因为一个反派跟他重名而弃文了。

  书中的顾炀,是个正儿八经的二世祖学渣,父母宠溺、性格霸道嚣张,因此对处处优秀、属于别人家孩子典范的樊渊最看不顺眼,处处找樊渊麻烦。

  就在顾炀穿来的前一天,原顾炀刚刚趁班级没人,把樊渊的教科书都给撕了,导致樊渊新书还没到,现在上课只能看黑板记笔记。

  想到这里,顾炀又偷偷看了眼樊渊桌面上空荡荡的笔记本,只觉的前途未卜。

  樊渊内里有多无情,顾炀最了解了,他要如何攻略这块对他-20好感度的坚冰?

  顾炀又翻了翻小书最下面一行的金手指介绍,心里倒还不算太绝望。

  这本书给了任务之后,还给送了个金手指。

  金手指是童话故事,只要他阅读一篇童话,小书就会根据童话的内容随机给他一个为期一个月的金手指!

  顾炀傻乐,这感情好,怎么利用这个金手指攻略樊渊先不说,他可以先读个美人鱼,流点眼泪变珍珠卖钱花!

  就在顾炀专心读手心里关于美人鱼的童话时,一张折叠整齐的粉红色信纸被放到了他的面前。

  坐在他右边的同学小声说:“给樊渊的。”

  这是让他帮忙传纸条?

  不待顾炀把手里的信纸递给樊渊,讲台上唾沫横飞的语文老师突然一声暴喝。

  “顾炀,你给我起来!”

  顾炀一愣,腾地站了起来,呆愣愣的看着语文老师瞪大的眼睛。

  语文老师就是他们班的班主任卓婉,名字温婉好听,性格火爆直接。

  只见她将手中的书一摔,指着顾炀就开始骂:“顾炀你怎么回事?你上课发呆走神就算了,还明目张胆的传纸条?你当我瞎?看不见?你想传什么纸条?我给你机会,你现在给我读出来!”

  顾炀捏着手里薄薄的粉红色信纸,茫然的向右侧看了看,他右侧的同学们纷纷低头,避开了顾炀的视线。

  顾炀只能打开手里的信纸,看了眼暴怒中的语文老师,慢吞吞的读。

  “亲爱的……樊渊同学……”

  谁知只读了一句话,顾炀的耳朵就红了,全班哄笑。

  他悄悄看了眼樊渊,樊渊此时已经放下笔,正一手撑着脸颊,明目张胆的看着他。

  语文老师眉毛几乎皱到打结,她早就知道顾炀和樊渊不对付,见顾炀上课要给樊渊传纸条,下意识的就以为是顾炀又要找樊渊麻烦。

  她在讲台上转了两圈,又开始吼:“继续读!我倒要看看你怎么回事!”

  原书中的顾炀是个嚣张、霸道的人,但顾炀可不是,他短短的十八年人生中向来墨守成规,脸皮还薄,此时他不只是耳朵,就连脸颊都晕上了一层薄红。

  已经有几个同学在窃窃私语:“顾炀脸红了?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顾炀咬了咬嘴唇,继续读了下去。

  “从高一见到你开始……我就被你俊美的外表、优秀的成绩所吸引……我知道我太过平凡,一定配不上你,可我会努力成为能够配上你的人,我真的很喜欢你……”

  读到这里,傻子也知道这是一封情书了,一封写给樊渊的情书。

  语文老师拧着眉毛,也意识到这应该不是顾炀传给樊渊的纸条,但她仍旧很生气。

  “高三开学快半个月了,你们一个个的,不好好学习,玩早恋?啊?”

  说着语文老师就走下了讲台,想要从顾炀手中抢过情书,看看到底是哪个女同学想要搞早恋。

  顾炀瞥了眼落款的名字,余光看到几乎将脑袋藏进桌子里的女同学,心中一急,立刻将信纸揉成团塞到了自己的衣服里。

  “老师!这是我写的!”顾炀大喊。

  班级里又是哄笑一团。

  语文老师气笑了:“还想逞英雄?行,写八百字检讨,明天交给我!”

  见语文老师终于作罢,顾炀呼了口气,刚坐下,语文老师又说话了。

  “樊渊怎么回事?你书呢?顾炀,坐过去,把你的书给樊渊一起看。”

  顾炀听到自己的名字,又是一惊,下意识的看向樊渊,而樊渊已经没在看他了。

  语文老师催促:“快点!桌子搬过去,别磨磨蹭蹭的,我知道你们私下里有点小矛盾,都是一个班的同学,大度点。”

  顾炀慢慢把桌子拼过去,一不小心桌子在地面摩擦,发出刺耳、尖利的声音,顾炀脸上刚退的红晕又慢慢浮了上来,他低着头,将两个人的桌子合并在了一起,把自己面前摊开的语文书凑过去。

  樊渊撑着脸颊,平淡的说:“错了,在讲第23页。”

  顾炀慌忙把书翻到23页,谁知23页上被原顾炀用黑笔写了大大的几个字。

  “樊渊大sb。”

  他甚至还不断描摹加粗,导致这几个字异常显眼。

  顾炀:“……”

  他立刻抬头看向樊渊,樊渊并没有什么表情变化,只是伸手,一点点的将顾炀这一页书撕掉,扔进了顾炀的桌堂里。

  顾炀偷偷摊开手心,看了眼好感度。

  樊渊好感度:-21

  顾炀欲哭无泪,这还没开始攻略呢!

  一上午如坐针垫,终于到了午休,班级里的人都离开了。

  顾炀低着头,打发走了来找他吃饭的原顾炀的好朋友汪航。

  他心里惦记着上午读的《美人鱼》金手指,趁着教室无人,立刻掏出了眼药水,疯狂往眼睛里挤。

  眼药水是超强冰片型,滴在眼睛里特别刺激,加上顾炀昨晚熬夜了,眼睛不舒服,眼泪立刻就流了下来,他哗啦啦的滴光了一整瓶眼药水,泪水混合着眼药水把桌面摊开被撕了一页的语文书都浸湿了,但一粒珍珠都没有!

  顾炀泪眼蒙蒙的摊开手心查看那本小书,心里疑惑,这金手指难道是个假的?

  突然一道清淡的男声在头顶响起:“不就撕了你一页书么?哭什么?你撕了我所有的书。”

  顾炀吓了一跳,立刻抬头,就看到樊渊不知何时回来了,站在他的面前。

  “起来,让我进去。”

  顾炀立刻抬手抹眼睛,起身让樊渊进去。

  他想起来了,樊渊每天午休吃完饭都喜欢早点回教室趴一会。

  樊渊从顾炀身边擦过,坐进里面的位置,掏出一包纸巾放在了顾炀的桌子上,然后趴在了桌子上午睡。

  顾炀看着面前一包崭新的纸巾,虽然眼泪还转悠悠的挂在眼睛里,但他心里可是乐坏了。

  他小声说:“谢谢。”

  樊渊没理他,但顾炀还是高兴,他迫不及待的摊开手心查看樊渊的好感度。

  樊渊好感度:-22

  顾炀:???

  他使劲揉了揉眼睛,再看一眼还是-22,比之前又低了一分。

  可是为什么?

  樊渊的心!海底的针!

  顾炀心里有气,一时恶向胆边生,凑近樊渊,想要大声叫他,结果出口就是一小声:“樊渊?”

  樊渊没动。

  顾炀又小声叫了一声,随后一声叠着一声的叫,叫的樊渊心烦,将脸转过来,趴在臂弯里,一双眼睛黑不见底,看着他。

  “有事就说,你很吵。”

  顾炀被噎了一下,樊渊对任何人都是彬彬有礼的,他的面具带的十分牢固,也就在面对顾炀的时候,才会恶声恶气,还是在没有其他人在场的时候。

  顾炀心想,他这算不算也是一种特别对待?

  见顾炀叫完又发呆,樊渊耐心告罄,闭上了眼睛不打算再理。

  顾炀这才反应过来,立刻上前揪住了樊渊的校服袖子。

  “听说你过生日要在家里开派对?我也要去!”

  樊渊睁开眼睛,静静地看了他许久。

  “你确定?”

  顾炀用力点头:“我要去!”

  樊渊闭上眼,重新午睡,但这次没有把脸转过去。

  “行吧。”

  顾炀看着近在眼前的樊渊,一时有些入神。

  樊渊长得比书中描述的更好看,想到樊渊经历过的那些事,顾炀又有些心疼。

  闭着眼睛的樊渊突然伸手,精准的捏住顾炀的下巴,将他的脸转到了另一边去。

  顾炀脸唰的红了,他摸了摸自己被樊渊捏过的下巴,不敢再乱看,只能从书桌里掏出一袋面包,打开包装,就着白水吃的美滋滋的。

  他摊开手心,手心里显示着金手指的倒计时:30天。

  顾炀用右手戳了戳,突然发现这本虚幻的小书还能翻页,他翻到第二页,赫然看到了整整一页的金手指注意事项。

  “本金手指为随机金手指,一旦开始必须每月使用一次,初次使用赠送一次指定童话故事的功能。本金手指主旨是帮助宿主攻略男主樊渊,所以每一个随机金手指都会对宿主产生一些关联于男主的轻微副作用,请谨慎使用。”

  顾炀惊讶,以后他就连选择哪个童话故事的权利都没有了吗?

  甚至强制每月都要使用!还有副作用?

  至于是什么副作用,顾炀立刻就知道了。

  他流了一中午眼泪,没有一滴变成珍珠,但是现在,他觉得浑身很干,他看着面前的樊渊,疯狂想要樊渊的抱抱。

  他又揪了揪樊渊的袖子,在樊渊不耐烦的睁开眼瞪他的时候,小声问:“你家有鱼缸吗?你养鱼吗?挺好看的那种!”